为何邓亚萍总是“招人黑”?

  发表于

为什么被黑的总是邓亚萍?

去年夏天的一个公共活动上,我见到了邓亚萍。似乎消失了很久的邓亚萍。

这只是我第二次见到邓亚萍,其间相隔十二年。我和她既无私交,也没有工作过从。表面上看,邓亚萍没有任何变化,还是那样爽朗直率。但她似乎又有点又不够直率。即刻搜索发生问题之后,我在FT中文网的专栏上,写过一篇关于即刻搜索和邓亚萍的评论,邓亚萍仍然记得那篇两年前的文章。

在那个欢迎贝肯鲍尔访华的晚宴上,我并没有追问邓亚萍和即刻搜索的问题,她也没有多谈,闲聊中偶尔涉及,点到即止,又有点意犹未尽的味道。

我想以邓亚萍的性格,她当然愿意直爽面对一切,特别是对她的公开质疑。然而身为体制中人,她是不能不顾纪律、完全以个人方式来直接面对一切的。意犹未尽,一言难尽。或许未来很长时间,她都难以说明自己和那个不太走运的互联网项目。

又过了几个月,邓亚萍这个名字再度出现在媒体热议中,不是因为她参加了劳伦斯奖颁奖,不是她在其他公开场合的发言,而是因为被中国政法大学聘请为“兼职教授”。我看到校方公布这一消息的图片背景,是在政法大学运动馆中,背景还是乒乓球训练环境,这样的一个“兼职教授”,邓亚萍又有何当不得?

但不爽的人不少。

有学校教授不欲与邓亚萍为伍,在微博上宣布要退出大学。有学生在论坛上抗议,表示对校方随意任命“兼职教授”不满,虽然没有说要立即退学,但言辞激烈,似乎一眼看穿了教育体制的腐朽不堪。更有媒体的跟进批评,各种指责,含沙射影者有之,上纲上线者不寡。社交媒体上,更被这条新闻鼓噪得有些群情激昂,仿佛抓住了一条丑闻线索,大家要一拥而上,不拳脚相加,就显示不出自己的风骨和态度。

跟进者,指责的不仅是“兼职教授”,更有“亏掉国家二十亿”的罪名。一时间,似乎是民意滔滔。当然,这多半都是社交媒体上的“民意”。

我没经历过文革,却对那段人性扭曲社会扭曲的历史,有过一些侧面的了解。从父辈的讲述、透过各种史料影像的铺陈,你可以看到当整个社会陷入集体无意识中,盲从盲流有多么可怕。很多时候,人人喊打,并不是因为人人都认定那个被鞭笞的对象,有多少值得鞭笞的理由,在被灌输洗脑和裹挟的暴流中,人人喊打,只是因为别人都在喊打。

有多少独立思维,有多少自己的判断?这个社会、乃至这个民族,根子里最缺的恐怕就是这个,哪怕中国也有脊梁、哪怕至圣千余年前就教谕过慎独之重要。喊打和盲从,只是为了不落伍、不落单。哗众取宠者,那些大张旗鼓者、叫嚣喧天,摆出一副独领风骚的模样,更是哗众取宠、自以为是的率先垂范。

这种教授,不要也罢。真有风骨,何必在微博上自领风骚?

邓亚萍为什么不能当这样一个“兼职教授”?邓亚萍是谁?这是中国体育历史上最优秀的竞技精英之一,在国际体育竞技和国际体育政治舞台上,为中国赢取过太多荣誉的人物。她退役之后,求学的艰辛和刻苦努力,是公众视线没有太关注,恐怕也没兴趣关注的经历。英国多年修来的硕士博士学位,不是一纸政令就能换来的荣誉头衔。

十多年前,在北京的世界体育大会上,我就聆听过邓亚萍的英文演讲,没有长期锤炼和学习,她的思维和谈吐,不可能达到那样的水准,甚至退一步说,没有真正努力学习过,她的英文都不可能那么流畅通达。她当然不完美,在人民网和即刻搜索的一些公开谈话中,肯定有过不足处,但一个将二十年时间,全部奉献给乒乓球事业,退役之后才重新读书的退役运动员,能达到如此高度,有组织和环境的培育,更因为自身努力和勤奋。

以邓亚萍的竞技成就、海外学历学位和她的社会影响力,兼职一个大学教授,绰绰有余。这样的合作,对学校推广体育运动、提升社会影响力,应该只是好事。对邓亚萍,增加自己在社会视线中的活跃度,也是好事。然而不期而来的舆论暴力,让好事成灾。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邓亚萍是公众人物,因为她被指认要对即刻搜索这个项目负责,哪怕即搜索的故事真相全貌,我们一无所知。在真相没有全面展现前,就将邓亚萍钉上耻辱柱,这是否公平?

更重要的是,那些为了反对而反对的人,其实是随波逐流之辈。在这样的舆论暴力语境下,他们找到了一条看似凸显个性、张扬风骨的捷径。对于那些舆论暴徒,邓亚萍是一个最好捏的软柿子——你往她身上泼脏水,她囿于身份,无力也无法反驳,于是黑她就变成了一件成本最低、最可能以小博大的事。谁会在意这事真相如何?为了反对而反对,反正代表着体制、有着政治身份地位的人,都可以被视为因循守旧的落伍者,踩他们几脚,自己才能爬得更高。

我为邓亚萍感觉不值。不是这“兼职教授”不值,而是为她被太多宵小侮辱不值。开口闭口“浪费国家二十亿”,在事情真相没有完全展示出来之前,只因为邓亚萍在那个项目推行时,是最高光的人物,就要承担这样的骂名,实在不值。

她仍然不能说明一切,这是体制中人的拘束。即刻搜索的情况,不论结果如何,邓亚萍作为参与者之一,肯定与之相关,然而在莫须有的舆论暴力中,被鞭笞成这般模样,这就成了一个时代的疾患。

有人曾专门整理出了关于邓亚萍的25条“恶名”:败家娘们,向神父下跪,香港巨资买房,四大恶心女人,评论李娜,教中国足球做人……可以说,自从2010年入职“即刻搜索”之后,邓亚萍就陷入了舆论的漩涡,只要她出现,就会招人“黑”。这种情况,在知名运动员中极为少见。

邓亚萍之所以混到如此境地,跟她那几年的特定身份有直接关系。2002年退役后,邓亚萍进入了体制内,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她升任国家体育总局器材管理中心副主任,是正儿八经的正厅级干部。之后,他先后在共青团北京市委、人民日报社任职,都是正厅级官员。

2010年,邓亚萍担任人民日报社副秘书长、即刻搜索总经理。2013年年初,即刻搜索和盘古搜索开始交接合并之际,“烧光20亿”的传闻在网上曝出,经过媒体转载,持续发酵。在这个过程中,邓亚萍始终没有开口。

这是因为,作为公职人员,邓亚萍服从领导,很讲纪律讲原则,按照报社要求不回应。”既然在组织里,就要尊重组织的规矩。”邓亚萍对这一点非常坚定,这也符合她后来学到的西方职业精神。

那时候,有无数的媒体都找到了邓亚萍,希望她能开口。但是,按照规定,她接受媒体的采访要通过审批。即刻搜索与盘古搜索合并期间,国家审计署曾对即刻搜索做出相应审计工作——官方出结论前,邓亚萍说什么都不合适。

基于此,邓亚萍对“败光20亿”传闻始终闭口不言,只在一个公开场合迫不得已回应了一句:公道自在人心,谣言终会破灭。但是,这句话只有短短12个字,其内涵只有局内人才能体会,无法打消外界的疑虑,反而引起了更大的舆论反感。

事实上,截止“败光20亿”传闻曝出前夕,即刻搜索自2010年5月成立至2013年2月,各年资金投入总量为5.09亿元,其中约85%的费用用于技术研发,何来20亿之说?现在回头来看,最近这几年关于邓亚萍的一些负面新闻基本都是假的。

身为当事人的邓亚萍,这几年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可又无处诉说。面对无数好友的关心,她只能在朋友圈里进行回复:“我只能继续修忍辱啦!真的感谢,真心感到温暖!我也希望这些借此机会想出名的人,想赚钱的人,想发泄的人,想骂我的人,都能从中得到想要的东西,只要他们高兴我也算做功德了!”

事实上,邓亚萍是典型的励志偶像,不管是做运动员还是求学,她所达到的高度都非普通人可比。在14年的运动生涯中,她拿到了18个世界冠军,成为中国奥运历史上第一个夺得4枚奥运金牌的人。退役后,她先后在清华大学、诺丁汉大学和剑桥大学获得学士、硕士、博士学位,可说一口流利的英语。

而且,邓亚萍还具有非凡的魄力,在2016年从人民日报社辞职,下海创业。这一年,她已43岁。要知道,她已经是正厅级的干部了,有多少人奋斗一辈子,都达不到如此高的职位。可是她去意坚决,联手洪泰创新空间共同打造了国内第一家体育产业创新创业平台。

邓亚萍因乒乓球而著名,退役以后远离了乒乓球也就失去了优势,所以总是“招人黑”。

最近频繁来CCTV5做乒乓球比赛的解说嘉宾,精彩的解说受到好评,看来还是做与乒乓球有关的事才能重新得到大家的认可和喜欢。

邓亚萍做运动员的时候成绩斐然,走到哪里都是焦点,是榜样,是球迷们众星捧月的对象。但是,离开乒乓球后她的经历远没有做运动员时那样精彩,因为她在做着自己并不擅长的事,难免被诟病。

还是很喜欢邓亚萍,曾经非常喜欢看邓亚萍打比赛。怒目圆睁,不停跳着碎步,嘴里还不由自主的“嗨”一句,非常顽强,非常刻苦,她用勤奋克服了自身身体条件的不足,成为当时世界乒坛最优秀的选手,也为国家获得了荣誉。

邓亚萍是非常有特点的运动员,她在乒乓球领域取得的成绩以及她成长为大满贯的经历激励了太多乒乓球选手,也影响了很多人。

还是希望她做与乒乓球有关的事,也希望她继续自己的辉煌。

在评论区谈谈你的看法?

关注百姓体育,欢迎一起讨论交流!

怎么说,我们也不能总是看到别人“招黑”的一面,还是要关注他们身上散发的正能量哦!大部分人对邓亚萍的印象还是极其正面的:坐拥18个世界冠军头衔,其中4个奥运冠军,是为国家获得无数荣誉的“乒乓女皇”,当然不可否认“招人黑”的现象确实存在。

说起具体原因,其实首先网络上本就活跃着一批随意谩骂、到处撒泼的群体,因为公众人物的影响力,常常会成为被黑对象,细细观察会发现,那些惯常黑人的网友往往黑的不止一个人,每个名人下面都会有他的身影。

另外,招黑常常是由某事件为导火索,然后量变到质变的累积过程。放在邓亚萍身上,也是如此:2010年国家投资20亿创立“即刻搜索”项目,邓亚萍任总经理一职,但到2013年,该项目取得的市场占有率不及万分之一,负债累累,公司面临倒闭,邓亚萍调离,外界理解为不到两年时间,20亿资金打了水漂,此事一出便在当时引发各界争议;随后的2014年,香港媒体曝出新闻:神似邓亚萍的业主以3.4亿在香港购房,再度引起热议;2015年,邓亚萍被聘为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又遭政法大学某教授公开质疑,再次将她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主要问题焦点是几年来每每在公开场合被问及此问题,邓亚萍常常是以沉默应对,始终没有给出正面回应,这种情况下再加上网友盛传其儿子为法国国籍、博士授予仪式时当众下跪等私人做法方面的问题,这才导致邓亚萍一直颇受争议。

对于邓亚萍身上的一系列事件,我们因为不清楚原委就不做评判了,只要记住她曾是为国争光的“乒乓女皇”就好,同时多学习她身上所散发的积极能量。

这个问题值得深思!邓亚萍是家喻户晓的公众人物。第六人有个看法,作为公众人物,喜欢你的人有很多,不喜欢你的也都有人在!做好自己,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个人觉得我们还是要抱着客观、公正的态度去评价邓亚萍。她有很多励志故事,身上还是有很多闪光点的。至于“招人黑”我们放在后边具体说!

邓亚萍在乒乓球领域的影响力应该属于殿堂级人物!职业生涯期间开创了属于自己的时代---邓亚萍时代,人送外号乒乓女皇!女子乒坛首位大满贯,14年的运动生涯获得18个世界冠军,中国奥运史上首位夺得4金的女子运动员,时任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多次为她颁奖,连续8年排名世界第一。

这些记录都是邓亚萍老师创造的,其背后付出的艰辛和汗水是我们常人不能体会和想象的。单冲她在竞技体育领域取得的成就,她应该获得世人的尊重!

值得一提的是邓亚萍是个进取心非常强的女子,退役后,她没有转型从事体育相关的事业,而是独辟蹊径,向学业发起挑战,自己感觉到文化知识储备不够,开始给自己充电,用了8年时间(2001-2008)先后取得清华大学学士学位、英国诺丁汉大学硕士学位和剑桥大学博士学位!

抛开她的体育成就,单看学业成就,令人刮目相看,有人质疑她的学业成就,因为她曾经连英文的26个字母都认不全,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实现学业中的大满贯!第六人觉得这就是邓亚萍了不起的地方,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们很多吃瓜群众只是看到了人家取得的乒乓球大满贯、学业大满贯这些成就,而没有看到她为此付出的艰辛努力和孤独寂寞!

邓亚萍学业有成之后,她开始了自己的事业,先是从政,而后创业,几经沉淀,她还是回到了属于她的体育产业,而正是她的跨界引来了外界对她的非议。比如:“败光了20亿”事件,这事至今没有定论,孰是孰非,背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对此邓亚萍选择保持缄默,并说到:公道自在人心,谣言终会破灭!但是第六人在想,这事太蹊跷!邓亚萍一个人能“败光”20个亿,你信?反正我不全信!

还一个把她推上风口浪尖的就是邓亚萍给“神父下跪”事件,这事已经经她本人辟谣!那人根本不是神父,而是学院的负责人!当时是根据校方的习俗举行的毕业典礼,不止是她一个人下跪!

至于有人说邓亚萍的儿子国籍是法国人,这个是人家自己的选择,名人入外籍成为“外国人”,这样的人多如牛毛,在国内一抓一大把,谁也管不着吧,至少邓亚萍是中国人!

还有她应某大学邀请,成为兼职教授也引来非议,甚至遭到了学校正规教授的坚决反对,第六人觉得以邓亚萍的资历和经历当个客座教授还是绰绰有余的,比当下有些砖家学者有干货!

质疑邓亚萍的人,含沙射影者有之,上纲上线者有之,哗众取宠者有之,火上浇油者有之,邓亚萍对此并没有发声怼回去,她说到:“我只能继续修忍辱啦!真的感谢,真心感到温暖!我也希望这些借此机会想出名的人,想赚钱的人,想发泄的人,想骂我的人,都能从中得到想要的东西,只要他们高兴我也算做功德了!”

作为自媒体人,第六人觉得面对是是非非,不人云亦云,多一份独立思考!邓亚萍的励志故事充满正能量,值得尊敬,我们应该学习人家这种孜孜不倦的进取精神和奋斗精神。对于有关她争议的事情,因为我们不了解真相,或许她身不由己让她有难言之隐,当然很多事又岂是我等之辈能左右的了的啊。您说呢?

最后,向乒乓女皇邓亚萍女士致敬!同意的请点赞支持吧。有不同看法的欢迎下方留言讨论交流。

邓亚萍被人"黑"?!错!邓亚萍的球技毋庸置疑!可谓乒坛一霸主!别说国外无人能及也!就是在中国更是众多乒坛高手也望而却l步!那为何一个集荣誉于满天下与光环于一身的优秀人物会遭非议呢?广大的网友也只不过是对邓退役后的作为有所不满而已,说的都是大实话!是的!一个运动员为国家的荣誉而奋斗,把自己的青春年华都奉献给了祖国和人民!这个是值得肯定的!但邓退役后为何要去做一些牛头不对马嘴的事情呢?而且还是花的纳税人的20个亿?!别说你尝试没有成功!就算你绞幸成功了,那也是国家的钱啊!如此,每一个中国奥运冠军,运动员退役后不去做跟自己shan长的老师,教练,培养祖国的下一代!而是去做一些个让人质疑的题外之事!想必这就是邓所谓遭"黑″的原因所在吧!

邓亚萍被人黑,很大程度是邓性格如此,邓性格过于锋芒毕露,不讨人好,举个例子,当初刚出道,有次和乔红配对双打拿了冠军,赛后记者发布会上,她就直言乔红发挥的不行,拿冠军主要是靠她,那时候小小年龄就如此口吻,也幸亏乔红脾气好,才能和她配对,要是何智丽或者陈静估计当场就会翻脸。当然,后来成就霸业也靠的是这种性格。只能讲成也性格,被黑也性格。

邓亚萍参加劳伦斯奖颁奖,被中国政法大学聘请为“兼职教授”。

但不爽的人不少。有学校教授宣布要退出大学。有学生在论坛上抗议,更有媒体的跟进批评,各种指责,含沙射影者有之,上纲上线者不寡。社交媒体上,更被这条新闻鼓噪得有些群情激昂,仿佛抓住了一条丑闻线索,大家要一拥而上,不拳脚相加,就显示不出自己的风骨和态度。

  跟进者,指责的不仅是“兼职教授”,更有“亏掉国家二十亿”的罪名。一时间,似乎是民意滔滔。当然,这多半都是社交媒体上的“民意”。

  有多少独立思维,有多少自己的判断?这个社会、乃至这个民族,根子里最缺的恐怕就是这个,哪怕中国也有脊梁、哪怕至圣千余年前就教谕过慎独之重要。喊打和盲从,只是为了不落伍、不落单。哗众取宠者,那些大张旗鼓者、叫嚣喧天,摆出一副独领风骚的模样,更是哗众取宠、自以为是的率先垂范。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邓亚萍是公众人物,因为她被指认要对即刻搜索这个项目负责,哪怕即搜索的故事真相全貌,我们一无所知。在真相没有全面展现前,就将邓亚萍钉上耻辱柱,这是否公平?

  更重要的是,那些为了反对而反对的人,其实是随波逐流之辈。在这样的舆论暴力语境下,他们找到了一条看似凸显个性、张扬风骨的捷径。对于那些舆论暴徒,邓亚萍是一个最好捏的软柿子——你往她身上泼脏水,她囿于身份,无力也无法反驳,于是黑她就变成了一件成本最低、最可能以小博大的事。谁会在意这事真相如何?为了反对而反对,反正代表着体制、有着政治身份地位的人,都可以被视为因循守旧的落伍者,踩他们几脚,自己才能爬得更高。

  她仍然不能说明一切,这是体制中人的拘束。即刻搜索的情况,不论结果如何,邓亚萍作为参与者之一,肯定与之相关,然而在莫须有的舆论暴力中,被鞭笞成这般模样,这就成了一个时代的疾患。

邓亚萍,一个乒乓球皇后。拿过4枚奥运会金牌,获得过18个世界冠军,在世界兵坛上连续8年排名世界第一。

她的人生前20年离不开打乒乓球。5岁开始学球,10岁进河南省队,13岁夺得全国冠军,15岁进入国家队夺得亚洲冠军,16岁夺得世界冠军,19岁获得奥运冠军……不知为什么偏离自己的体育事业,而去拿那些不相干的文凭。2001年仅一年时间拿到清华大学学士学位,2002年还是一年就又拿到英国诺丁汉大学的硕士学位,2008年这次用了6年时间拿到英国剑桥大学的博士学位。

后来镀了"金"的邓亚萍就开始走上仕途。2009年任共青团北京市委副书记,2010年任人民日报社副秘书长兼人民搜索网络股份公司总经理。就是从"当官”后才招来杀"声“之祸。

那为什么会招人"黑“呢?事出有由:一是,认为其的文凭有水分。遭到很多人的质疑,为什么进清华大学时连26个英语字母都还认不全的人,在短短的时间里拿到那么多有“份量"的文凭。二是,不务正业遭到人们烦。本来一个顶尖的体育人才,不在这方面发挥作用,而去追求"升官发财"。三是,刚在人民日报社时,发出大言不惭的言论说:某报社60年从未发过假新闻,受到同行的鄙视。四是,在任人民搜索网络股份公司总经理时,把国家20个亿打了水漂,还心安理得。五是,邓亚萍的国籍受到人们的关注。实际上本人国籍没问题仍是中国,但其子女却是法国国籍。这是嫌弃自己的祖国吗?中国不好吗?是让其子女有一个更好的生长环境吗?这就让人们对其爱国热情产生了怀疑。六是,这次被中国政法大学聘请为"兼职教授",更引起了不少人不爽,有学生在论坛上抗议的,有教授宣布退出学校的,更有媒体批评指责的,一时闹得沸沸扬扬。

真替邓亚萍打抱不平。人,谁不想往高处走啊!

邓亚萍从乒乓球的功成名就,退役后在国内就读高等学府到出国留学取得博士学位,种种成功,赐于她更高期望,她还想证明自己点什么?一切虽然几经艰苦,却来的又自然而然,对政、经、商不同领域的“敢闯”如同乒乓球在赛场上挥动的“前三板”。跨界,试水太深,仍未能证明她涉足其他上层建筑的能力与乒乓球的实力可媲美。

邓亚萍的确在乒乓球方面是准杆式人物,为国家的体育事业做出了贡献,赢得了至高荣誉,也给自己铺垫了前程似锦的人生路。然而,对荣誉、衔头的奢求变得无止境。被黑,似乎是不自量力,与她跨界且干起风牛马不相及的事有直接关系,各个领域未见成功几许,相反,在任人民日报搜索网络股份公司总经理期间传亏了二十亿,这个数字实际未知真假,至少存在“亏了”这么一回事。辗转多领域见不到“成绩单”,显然是一个不安份的人,体制中人不受体制约束,总不能把过去的“光环”当成现在的“资本”,行事鲁莽演变成狂莽,我行我素。绝不能把国家的财产视作儿戏、当成个人“试水”的种种“赌本”,“亏清光”也用不着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一句话就可不了了之。被“喷”她,“黑”她,都不如说是她自己的太自我,太不自量力,自己把自己死死钉在耻辱的“十字架”上。运动员出身,并不是说体育人不能从事别的行业,如果脱离自身实际能力,被优越感蒙了头,凡事都跃跃欲试,必然适得其反。当然,对于受聘于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一职,必然有支持的因素,至于胜任可否,实实在在值得提出疑问,是不是滥竽充数?高等学府就是为了增厚影响力,而聘这么一个“兼职教授”?公众人物应受到公众的监督、质询,这样体制内才更健康。

赞 | 0 收藏 | 0

登录后发表评论

0 条评论